小德事件谁做错了?

0

九届澳网男单冠军德约科维奇最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他来到澳大利亚参加澳网,却在入境时因为没有打疫苗、不符合入境要求而被送到墨尔本当地的酒店隔离,虽然目前小德上诉到了当地法院,但很可能仍将面临被遣返。

小德一直没有接种新冠疫苗,但他此行原本挺有底气,因为澳网官方明确告诉他,他符合澳网的“医学豁免”要求,可以参赛。而且,对他进行医学评估的专家组之一,就是比赛举办地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卫生部指定的,可以说得到了官方的背书。

然而待到入境时,小德却被澳大利亚卫生部告知,自己的“医学豁免”并不成立。虽然他提交证明,称自己在去年12月第二次感染新冠病毒,因此符合“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群可以推迟疫苗接种最多半年”的标准,但是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澳大利亚卫生部门早在去年11月底就已两次发函明确告知澳大利亚网球协会主席,因为“重大体育赛事”受“相关管辖权”的支配,因此入境参赛的球员即便符合前一标准,也无法得到医学豁免。

澳网官方和澳大利亚卫生部门之间,似乎不仅仅是信息沟通不畅所能解释的。种种迹象显示,澳网官方是在明知小德很可能无法合规入境的情况下,仍然想方设法向小德亮出了“绿灯”。至于维州当地的卫生部门究竟是被澳网官方忽悠了,还是双方本就心照不宣,暂时还不得而知。

澳网需要小德这样的巨星来维持赛事的影响力和上座率,但他们的侥幸心理被现实击得粉碎。澳大利亚的疫情近期正在恶化,小德这样的大牌球员不用打疫苗就入境比赛,让当地民众极为反感,这也间接促使澳大利亚卫生部门关注此事,并最终作出了拒绝他入境的决定。

如今,这一事件甚至已经发酵上升到了小德的祖国塞尔维亚和澳大利亚两国层面的对话。而类似的事件,其实在国际体坛并不罕见。

去年巴西主场对阿根廷的世预赛,在比赛开始5分钟后,巴西卫生部门和警察进场叫停了比赛,原因是四名效力英超球队的阿根廷球员在入境时隐瞒了自己入境巴西前没有去过英国的信息,以此避免14天的隔离。

和小德事件类似,巴阿大战被“腰斩”,也是缘于国际体育行业和国家防疫要求出现了冲突:根据巴西的防疫要求,英国是高风险地区,来自英超的巴西球员必须被隔离;但根据南美足协的规定,由于会员国之间已经实行了防疫豁免协议,所以英超的美洲籍球员可以参赛。

瞧,球员可以参赛,却不可以入境——当相对行业自治的国际体育行业和国家的防疫要求“各说各话”的时候,这样的“悖论”就出现了。

同样类似的,是主办方都提前意识到了风险,巴西足协在比赛前一天和当地卫生部门沟通,一度得到了许可,但到了比赛时,问题仍然爆发了,结果也都是胳膊拗不过大腿。

去年欧洲杯决赛前也出现过类似的事情,当时决赛主办方英足总想给一些国外官员到温布利观赛提供医学豁免,同样招来了英国民众的普遍反对。

除了防疫规定的“错位”之外,小德事件也是疫情时代球员生存状况的一种写照:如果要确保参赛,他必须按规定接种疫苗,而如果他要行使自己的不接种疫苗的权利,那么就要承担相应的义务——接受独立的医学评估来寻求医学豁免,或者遵循防疫规定,放弃或部分放弃自己参加比赛的权利。如果这次小德的澳大利亚签证被判定无效,他很可能将连续三年无缘澳网。

类似的典型例子是NBA纽约篮网队的巨星凯里·欧文。因为不愿打疫苗,他无法满足纽约州的防疫要求,这导致他长期无法为球队打主场。

职业体育是高度全球化的行业,在疫情时代受到的影响非常大。无论小德事件如何收场,它都给各项国际体育赛事的主办方提了一个醒:职业体育虽然有一定的“行业自治性”,但首先必须受所在国家和地区法律法规的约束。与其抱着侥幸心理钻防疫规定的空子、“先斩后奏”,不如开诚布公地透明沟通,就算协商不成,至少也不会害得小德和阿根廷队那样,到了赛地还要被赶回家。 羊城晚报记者 赵亮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