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新增175例确诊解放军连夜增援!机场空调造成病毒传播?清华教授发文反驳

据国家卫健委消息,12月27日0时至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09例,其中,本土病例182例(陕西180例,其中西安市175例、咸阳市3例、延安市2例;浙江1例,在绍兴市;云南1例,在昆明市)。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1例,其中境外输入18例,本土3例(云南2例,均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贵州1例,在铜仁市);当日无转为确诊病例。

值得注意的是,12月25日0时至24时,西安市报告新增155例本土确诊病例;12月26日0时至24时,西安市报告新增150例。至此,西安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已连续3天超150例,自12月9日累计报告810例。

12月27日20时在西安,空军军医大学举行隆重而简短的出征仪式,为150名紧急增援西安新冠肺炎定点医院的医护人员送行。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在西安市多点爆发,防控形势复杂严峻。12月27日凌晨,陕西省应对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领导小组办公室来函,请空军军医大学抽组医疗力量支援地方新冠肺炎医疗救治工作,经报上级批准,学校组建一支专业医疗队,入驻本次疫情西安定点救治医院,接管隔离病区。

据了解,此次空军军医大学组建的医疗队成员来自西京医院、唐都医院、口腔医院、986医院等附属单位,涵盖呼吸、感染控制、重症医学、中医、检验等多个科室的医生、护士、技术人员,他们中有奔赴小汤山抗击非典、奔赴汶川抗震救灾、远赴非洲抗击埃博拉疫情的“老兵”,也有进驻过火神山医院“红区”与死神掰手腕的专家,防控治疗传染性疾病经验十分丰富。

通报显示,白某某,男,汉族,陕西淳化人。2021年12月22日下午,该白在得知当晚西安市封控的消息后,于当晚8时许从西安市莲湖区骑乘一辆共享单车返回淳化,骑行了近百公里,于次日6时许行至石桥谷口疫情防控点附近,为逃避疫情检测检查,便将自行车丢弃在路边绕道进入淳化县境内,为疫情防控工作造成一定安全隐患。

12月25日,白某某被集中医学隔离。淳化县公安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给予白某某罚款200元的处罚。

有网友反映,该男子是因为家里有人去世才连夜赶回,对于网上所传,淳化警方回复记者:“按照县上疫情防控政策处理;不存在家人去世的情况。”

12月28日,西安发布公布了12月26新增的150例确诊病例的活动轨迹,许多病例都是在隔离期间确诊。值得一提的是在核酸筛查中,多名确诊病例是在12月24日核酸检测结果异常被隔离,12月25日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对比之下,此前几天公布的确诊病例从检测异常到确诊都要经过三四天的等待,现在西安的检测能力已大幅提升。

12月27日,陕西省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张义接受陕西日报采访时也解释了近期病例突然增多的主要原因,一是加大了核酸检测的力度,增大了覆盖面、提高了检测频率,从而发现了更多的病例;另一个是新出现了一些点状暴发,短时间出现了不少病例。

同时张义也提醒公众没有必要为确诊病例短期快速上升过于担心,这个阶段通过核酸检测发现的越多越好,这也是核酸检测的目的。

西安市12月27日12点启动新一轮核酸筛查工作,所有居民除按照要求参加核酸采样外,均不出户、不聚集。防范区居民待完成新一轮核酸采样并显示阴性结果后,继续执行原外出采购规定。

12月21日,陕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刘峰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轮疫情,西安市出现隐匿性传播,形成一定规模的社区传播,现已出现外溢病例。陕西省疾控中心共对36例本土病例标本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全部为德尔塔变异株,均与12月4日巴基斯坦入境航班PK854(伊斯兰堡——西安)旅客中发现的境外输入病例高度同源。

据中国青年报,26日,有媒体发布文章称,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使用的空调技术,可能造成了西安本轮新冠肺炎疫情“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西安长安大学、东莞大朗最初出现的病例,也许就是在西安机场使用洗手间时,被空气管道送来的微量病毒传染。对于这种说法,长期从事暖通领域研究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朱颖心称其“完全是外行人的臆测”。

针对争议文章中指出的,“如果中央空调所有送风都是外界新风,那加热能耗会非常大。一般只会少量补入外界空气,以补充室内氧含量。大部分管道空气仍是使用室内空气进行保温循环”,朱颖心解释,传统的空调,靠大循环风送热风或冷风来控制室内温度,新风量并不大。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用的恰恰不是这个系统,而是完全没有循环风的地板辐射加新风系统——新风保障空气的卫生和湿度,地板辐射实现夏天降温、冬天供暖。

争议文章特别提到了西安咸阳机场空调使用的“下送风”技术,并称“就是这个下送风回风结构,最终造成了西安机场出现最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

朱颖心回应称,西安咸阳机场应用的空调系统是“温湿度独立控制系统”,温度靠地板供暖或地板降温来调节,风管从建筑外部抽入新风,再从高度一米左右的出风口送入建筑内部,出风口设备高度大约相当于“人蹲在地上”。传统的“上送风”就是常见的远高于人们头顶的出风口,而下送风的出风口低于常人的身高,把新鲜空气送到人员逗留区,确保地面以上两米的空气温湿度适宜、干净卫生。需要防控传染病时,下送风由于不需要“循环”,反而更安全。

争议文章还提到,“中央空调、室内空气循环管道打通,导致原本位于国际北指廊一楼候车区域的病毒,被抽到了200多米外的二楼候机区域”“因为管道是高速封闭流体,相当于气动投毒”。长安大学一家四口,“父亲和外婆使用了值机柜台附近的洗手间,于是被空气管道送来的病毒传染”。

“有工程师查看图纸发现,文章里说的200米,实际距离超过1000米。”朱颖心表示,航站楼空间巨大,做空调设计时,基本原则是区域分开,“避免一根绳上拴着所有蚂蚱”。以拥有3个航站楼的西安咸阳机场为例,可能需要几百上千个空调系统。无论传统的循环风系统还是新风系统,每一个空调系统负责的区域都是有限的。一般情况下,一个独立的空调系统最多负责1000平方米的范围,哪怕是循环风,也只会在这1000平米以内“转”,“根本不可能有空调系统把几百米外的国际区指廊空气抽到国内区”。

对于可能是机场卫生间的通风系统造成了病毒传播的质疑,朱颖心解释,公共建筑卫生间,一般是24小时排风,卫生间的门进风,排风口只负责出风。此时,卫生间会形成一个“负压”的环境,空气很难向门外流动。机场只要有乘客,卫生间一定是排风的,每一个卫生间被抽出的空气都会直接排放到室外,更不会循环到其他卫生间。就算带有病毒的空气从卫生间大门溜出去,也不可能冲到千米之外的其他卫生间里,“没有这个(空气)动力”。

12月27日晚,上述文章作者又再次发文反驳了朱颖心提到的西安机场“没有循环风,只送新风,没有回风”的说法。该作者分析了西安机场T3航站楼的空调新风布置总图,认为风管系统内部就存在多部简单处理的回风处理机、空气处理机。该航站楼的暖通总体设计,就是次回风空调+部分补入新风系统的组合。不过,上述分析尚未得到官方的证实。

西安本轮本土新冠疫情是否由机场传播引发目前官方尚未有结论。如果病毒通过入境航班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隐匿传播,那机场工作人员的感染情况更值得警惕。

但12月27日,西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少飞在陕西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本次疫情以来,机场区域员工已完成16轮全员核酸检测,累计检测25.47万人次,结果全部为阴性。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