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做什麼,我只需要向自己交代》

2019年既夏天,除左對年輕人黎講呢個暑假係一輩子難忘既人生經驗,對於窮忙既打工仔,受到身心的衝擊,也不少。多次既全民運動,相信係無一個人會幻想過會有三分之一既香港人忍受住悶熱天氣,勇於企出黎嚮應,甚至於平日突發既活動,大家已經變得隨時ready上戰線,一呼,可以千應的。事件發生之前,打工仔OT完食個飯,返到屋企講緊已經係十一二點了,咩都唔想諗,幾個鐘後又要起身急急腳咁逼地鐵返工,只係想靜靜地沖個涼就去訓覺,更加唔好講話會花時間睇新聞,覆幾個訊息碌一陣臉書就過一日。

曾經,你可能認為以後既生活就係咁樣平淡地度過,賺到既錢勉強夠俾家用夠養活自己,閒時食好西同朋友周圍打卡,什麼政治什麼世界大事都唔關我事,你話咁叫「港豬」?稱呼既野,唔care囉!唔恨升職,因為唔想有壓力; 唔想結婚,因為唔要有負擔; 唔諗買樓,因為唔會做到。放左工,咪安心做隻不問世事既小豬。

好多人,一早已向現實低頭。

大家絕對想唔到,經過只有兩個月既洗禮,今日的你,打倒昨日又昨日的你吧!

開始有員工一過完週末返工無厘精神,手腳有無名瘀傷,多左同事身體有毛病要請病假。老闆有感如臨大敵,監察同事放左工後係臉書上分享既帖文、相片,一見到有關於衝突、集會既畫面,就一面倒認為係員工太蠢被煽動,成晚流流長就係做埋啲多餘既事。到第二日早會時間,又或者係共同既通訊group入面,老闆直接聲明大家要忠心為公司工作,唔接受任何影響公司形象既行為。

大家其實身心都好疲憊,明明每個週末可以享受冷氣下大訓特訓既時光,但係大是大非,甚至連基本既人身安全都唔再有保障時,躲係被窩係唔足以慰藉驚恐又憤怒既心情。

行出黎表達訴求,預料左少不免會有衡突,但當本來和平既運動染上鮮血,就永遠回不了頭,情況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打工仔除左忙返工,更忙住開直播更新了解社會狀況。晚晚憂慮到失眠,返工唔夠精神突然都感覺無所謂,最緊要見到小朋友平平安安返屋企。當衡突愈黎愈激烈,一知道自己住既地區有事發生,心知打電話搵外援行唔通,就睇下屋企有咩充當臨時保護裝,踢住拖就落街去幫手。什麼叫團結?返工大家圍威喂有講有笑只係工作需要罷了,而家香港係體現緊生命既團結,無堅不摧,加大力度連下班既時間都為我地自己既屋企奮鬥。放左工就係私人時間,當然係做自己鍾意做既事,唔需要老闆認同或者表示欣賞。無糧出,無虛偽讚美既說話,但一切都好美好,好自在,好充實。

有老闆、主管只擔心參與運動令大家工作意欲下降,影響生意。諗得寬啲,點解今次運動可以咁大規模,各個業界,各個階層都會自發支持?全城打工仔幾累都密密留意新聞,就係因為已經唔係一個人既事,老闆既角色係咪應該要企得更前去憂慮同事們既憂慮呢?大家都係立足係社會之中,打擊到任何一個都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