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日過後,又如常返工了嗎?》

今日窮生同我走到金鐘一帶分叉路口時,見到有兩個指路牌,一係繼續遊行到目的地,然後必定安全靜靜回家,抑或到有機會發生衝擊既現場去聲援一班後生仔,我地即時選擇左後者。當時就係諗,佢地要人數,我地跟!多一個人在場,少一分危險。作為大人,心入面只想盡可能保護新一代。

就只係短短一小段行去煲底既路程,身邊係不停有後生仔主動詢問需唔需要水既補給,又提醒我地帶定口罩保護自己,仲有如果覺得太熱就貼上提供既退熱貼,爬高爬低時有幾雙手臂用力去扶穩我。到達煲底時,竟然見到有學生捧住一盤盤熱狗派發俾在場人士,係準備衝擊資源既同時,由心而發地擔心大家會唔會餓親。見住我地咁可愛既香港人,心裡面難過得不能形容。

經歷左一整個月黎種種既行動、悲劇,都爭取唔到一個直接既正面回應時,好理解大家聚埋一齊情緒就會變得百倍激昂。佢地部分人甚至未有社會既工作經驗,參與行動時一樣識得照顧同行既人,邊個話香港教育出現左問題?反而就係培育得有點過於乖巧,一直為父母為長輩著想,到面臨今日既處境,壓力無窮漲大得透唔過氣。

七月一日過後,我地一班打工仔又若無其事返工了嗎?

工係不得不返的,但工作時我仍然會留意住新聞,同身邊同一理念既朋友互通消息。有唔少打工仔,特別係工作緊既公營機構,聽聞過因為曾經有強調,將自己既政治立場影響其他同事既員工,被各種既方法勸走或者講明唔洗旨意升職。可恨就係有一班人會怕得唔敢去諗,乖乖地逗份糧就算,趁人地去曬遊行,不如去平時要排曬隊但今日無人等既餐廳開餐,呃自己咁樣感覺幾良好。對相關既新聞充耳不聞,避開同事對政治話題既討論,抑制自己唔會作出任何表態,扮無知假中立為保住份工,根本係話俾人知你好偽善。

係煲底下既一班後生仔,明明放緊sem break放緊暑假,應該好無憂無慮周圍去fing儲到既錢去旅行去開party去食好西。佢地無工作無保障無退路,亦一定已經聽過無數既訓示,希望唔好作出過於突出或衝動既行為。但佢地點解可以咁堅持去留守,去出一分力,唔怕任何打壓,就係佢地知道,做緊既事並唔係為左自己一個人。

打工仔係咪甘願只做一個純粹為公司賣命既人?

職場同社會係一樣,當你以為最睇好你既老闆要賣你豬仔,要脅你做犯法既事,唔做就唔出糧俾你時,你係咪可以忍氣吞聲,笑住完成個task?而家幾百萬人要一齊硬食惡法,不一定選擇要支持,但係咪照舊蒙蔽自己,唔去理解一下社會發生緊咩事?公司成為唔到你最後既避風港,只有香港呢個屋企先至係你永遠既安樂窩,唔好由得佢被腐壞被搞砸。

請不要做一個可恥既打工仔。

如果你只擔心訓唔足8個鐘,唔夠精神開工,做得唔好會俾老闆鬧既話,唔阻你訓覺啦。我未訓得著,要睇埋直播,見到大家無事離場先安心去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