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是微型社會,沒有無痛學習》

任何付出都係辛勞的,「無痛」感覺係當你終於達到目標時,望番轉頭,覺得一切係值得。

「痛」都有分等級,究竟你係一痛就嗌晒救命既人,定係咬緊牙關忍住痛一痛,希望換黎回報?

十幾歲係餐廳做兼職時,間唔中都會幫手帶領小學生參觀廚房,製作簡單小食,星期六日又會係生日會做駐場歡樂小姐扭氣球陪小朋友玩兼送餐。其實好多同事,包括我,都好不情不願做被揀中既員工。我地一班員工當時好計較,比其他同事額外做多咁多工作,但係人工照舊,講緊既係未有最低工資,一小時得十九、二十蚊既年代,而且我地作為兼職亦無需要搏取表現,睇落似乎唔係好公平。係咪單純因為我勤力,我捱得,我既友善面孔較得到多多要求客人既歡心,就順理成章推我去做呢?

而每次每次總會發生一個好神奇既現象,就係奮戰完一大堆麻煩任務後,自己和拍檔既心情係特別舒暢,講唔停當中意想不到既趣怪小事和逐漸練成各種獨特技能。鍾意扭氣球就係由當時開始,成日扭狗仔好鬼悶架嘛,有次見到小丑係街頭表演扭氣球,唔知點解我就企定定,睇住佢扭足十幾隻熊仔,盡我所能畫底每一個step,番公司立即試扭。又俾我成功扭到一隻得意熊仔,有種難以言諭既滿足感,又可以更加氹得小朋友開心。

第一次發現,好多事係互相觸發,本身唔情願做既工作,嘗試落力認真對待後,係可以搵到好夾既隊友,搵到自己既新樂趣,搵到有效率既工作方法。

唔鍾意既事,原來未必無好處。無人喜歡要full gear對衡局面和不安既心情,但職場就係微型社會,避開痛楚,將來受罪更多。

有同事唔明我地既諗法,覺得仲咁傻仔額外幫公司做野,懶好心公司都唔會感激你。佢地好強硬say no拒絕take呢類job,最搞笑其實係佢地一次都未正式體驗過,又有咩資格去批評?係啊,一直專注係細part既工作,不經腦袋思考跟指令,係老闆眼中一定係少出錯,少出錯就少壓力,但係難道你既世界就係只有果一個細part? 到將來升為senior去教導下屬,會唔會慚愧自己眼界太狹窄,無批判思考去諗究竟自己做既事有咩意義,上司柯打你就洗腦式盲目跟從,只係關心對自己有咩好處。

正式踏入社會,「痛」更加係無處不在,令到好多初入職場既小伙子特別感到抗拒,返左幾星期工就覺得自己「唔適合」呢份工,轉多兩份就會明白,世界唔圍住你轉,你呢一刻亦無能力改變到什麼,要累積經驗值你先有機會fight低大佬,或者先有可能行近到打大佬身處既位置。

有人會默默堅持,願意為升職,收工返屋企食個飯湊陣囝囝囡囡,安頓好佢地訓覺後,轉頭又返office開工準備第二日既presentation,為既係想老闆睇到佢進取、就算有家庭對工作亦無後顧之憂既一面,希望得到晉升,減輕開支既負擔。身邊既同事儘管笑佢奴性強,有時間訓多啲好過,東家唔打咪打西家。一切都係同事自願去做,日日捱更抵夜身體就黎承受唔住,仲要聽住閒言閒語去努力,用自己既方法去爭取一個未必咁易達成既目標,你估佢唔痛苦嗎?

唔痛過,又點知走邊條路先成功? 計較太多,認為樣樣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左推右推,到有一日逼不得已到你面對時,就會後悔技能值太低,想防禦都力有不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