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話要跟行業潛規則玩,我話出糧係應份既尊重》

Kiwi強調自己並非借此事搏上位。(fb圖片)

無簽正式合約,就等於默許順應行業潛規則,散工出糧合理地無限期拖延嗎?

勞工保障不只限於公司與僱員正式簽發既合約,如留有記錄不論係書面、電郵或短訊形式等等既合作協議,當足於證明有為該公司工作,未必完全跌入法律真空既陷阱,視乎雙方既實質關係咪構成僱傭條件。

一般我地係office全職工作既白領,月薪人工計算清楚易明,一定符合到418條件,屬於「連續性合約僱員」,受《僱傭條例》保障,即僱員連續受僱於同一僱主四星期或以上,而每星期最少工作十八小時。《僱傭條例》規定僱主係任何情況下,不得遲於工資期屆滿後7天出糧,否則即視為拖糧。僱主如果未能依時支付工資,須就欠薪支付利息給僱員。所以白領如果被拖糧,的確較容易跟從清晰既法律條例去追討。

而做散工做freelance的工作特性大多係「按job計算」,唔少僱主心知呢班員工有份依賴,想長期有合作keep住彈job俾佢地做,唔洗四圍頻撲搵機會,自自然公司以為企係高位就會懶懶閒,咪得閒先出糧。員工一直婉轉地催促,對公司黎講根本唔在乎,繼續玩拖字訣,反正奈佢唔何咪闊佬懶理。自由工作者同樣為生活工作,拖糧拖到講成係行規,不過一個係被美化既藉口。每日已經不安地擔憂手頭上既project完成後,會否有新job接替,仲要為本身應有既糧唔知幾時先會真正袋到落袋,面對既壓力係好巨大。

戶口依舊無動靜,你都好清楚單憑忍耐只會傷身傷心,就要開始高調少少想對策。最重要係有拖糧紀錄,溫和一點去跟進事件,記錄低對話,提及番死線俾對方去出番人工俾你。如果依然係一大堆「遲少少啦,又唔係唔出俾你」,「通常無咁快,三個月左右先出到」,「我同左出糧個邊講架啦,出左會通知你」,「請你明白,我地會計好忙,計數核對需時」,你應該已經深深感受到不被尊重既侮辱和係呢種圈子工作之中既絕望感。雖然都會理解,得失左老闆,隨時手停口停,而自問未有咁強既bargaining power既人,好多時就會寧願等下,息事寧人吧,都唔希望咁直接就「搞大佢」搵生果新聞記者,帶備僱主資料去勞工處落案,甚至入小額錢債處追索,最唔著數其實係公司既形象。

打份工都係為出糧,就算有機會打爛自己飯碗,應得既糧點都要搵方法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