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序幕之送走呆呆獸(一)》

此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呆呆獸正是今集主角,佢獨有既特殊能力和性情,將我地一班實幹既同事迅速擊倒!雖然佢係新任高層,但我地對抗既精神意志不減。

 

話說係大半年前,懸空左五年既Assistant Director位置終於有人黎坐上。大家都帶有少許期盼,究竟佢憑藉以往廿十年係國際大企業既管理團隊經驗,足唔足以湊得店公營機構既大老闆和管得店廿十幾位下屬呢?

 

由講求速度高效既大企業,轉身走過黎講求細part工序,多架構既公營機構,其實目標好明確,就係想做一隻可以退下火線,坐係房hea既呆呆獸。入職頭兩個月,大家既關係仍然係保持和平。可能佢習慣左商界既文化,無論發生咩事永遠對人都係笑意盈盈,但你感覺到內裡係無靈魂。原本以為佢有咁強大背景,理應留有戰鬥格既餘威。當老闆開始搵佢幫手final check我地出街既文件,我地就嗅到不安既味道。文件經常有入無出,拖足三幾日都未pass到俾老闆簽名,非常慢條斯理。我地仲抱著好正面既諗法係,佢可能真係想認真望多幾眼,花時間參考多幾份類似既case確保無錯漏。

 

天真既時限好快過去。

 

幾個月後,大家圍埋傾一隻較複雜既case時,老闆似乎刻意問佢書,佢一句都答唔上口,只係識得點頭笑笑口。

 

之後既一個月,每一日都有同事更新情報,邊一位有幸被翻牌子要入房陪太子讀書。咩意思?就係佢日日都係重新開機mode,全部連人帶file入去「教」佢點樣去做checking……事前唔會做任何功課,就好似第一次出黎做野有少少懵既妹豬咁,拎著滑鼠好茫然咁自言自語:「個Email係邊度呢?個File係邊度呢?等我search下先」,終於成功搵到個file了,滿心歡喜望向對面已發呆左五分鐘既同事,就問:「其實啲合約個template放左係邊個drive度?根本都無寫住Contract既folder,你地係咪放左係其他位置?咁樣唔太consistent架。」

 

睇黎,樹熊仔咬樹葉既公仔要出動了。

 

你講多次!無錯呀,一直都無”Contract”既folder,只有”Employment Letter”既folder,咁耐以黎,前後起碼有三位同事提醒過佢係入面有齊全既template和sample,佢唔肯記在心係無辦法。然後就引伸左世界大難題: 明明幾個月黎有過百份合約經佢手再俾老闆,難道只係左手交右手? 咁假設只係左手交右手,又點解好意思將啲文件攤係自己個in tray咁多日既呢?

 

唉。

 

或者佢認為上到咁高級既位置,有咩理由將時間花係前線既operation上面,應該係處理高層次既subject先對得住份糧。咁我地就轉台睇睇佢湊老闆既情況先!我唔敢講陪老闆出席會議算唔算係一個簡單既task,但係佢竟然唔識基本禮儀,其他部門老闆出入經過,唔認得人不在話下,認得既都只當人地不過係其中一個參加者,隆重少少打個招呼都唔做,眼光全放晒係茶點上。到坐定定開始會議,為刷存在感,無端講自己以往係舊公司既做法,聽既一方當然感覺非常奇怪,連一向出左名優雅既老闆都忍唔住出聲阻撓佢,似乎有人混水摸魚,撞板多過食飯。

 

諸如小事不停發生,逗緊七萬人工但質素卻不如一個勤奮細心而人工只有兩萬既Officer,每日要返工對住佢既同事,怒火愈燒愈盛。但要趕一個人走,唔係易事,稍為聽到有人集體講佢是非,神經刀可能隨時搞大件事,告同事bully佢,到時大家既擔子會更大。

 

睇黎各位同事係時候出謀獻策,點樣收拾佢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