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blessing休想升職》

Blessing,原意係善意既祝福,係職場上,意思係受到特別既恩寵。

 

無blessing,路好難行;有blessing,你想飛天都得。

 

正常打工仔期望既career ladder係根據你工作上高於預期既表現,年資,人際關係,而被推舉為升職人選。由人生起跑線開始,你知道,其實世界無公平可言。職場混合左百樣人既office,上司、下屬、同事產生既化學作用係好微妙。

 

見到自己部門係intranet登空缺,自告奮勇去apply,點解次次都係陪坐?究竟係邊方面未夠班?

 

係無人幫你鋪路。

 

你可能好不快,自己唔睇得都打得啊,係咪咁黑暗真係要冧店老闆先有職升。我都好想話你知憑努力排凳仔終有一日會排到上位,但現實就係無blessing你走多幾百公里路只會走到心灰意冷。

 

Emma姐(麻姐)就係好典型既例子,停留係一個初級文職位接近六年時間,同事既視角,麻姐係非常識得練精學懶,搬弄是非,有膊即卸既人,仲唔會唔好意思地經常遲到早退,甚至朝早話睇完醫生就返黎,點知下午三點先見人,五點半又準時撤退,照道理已經可以列入炒魷魚既隊伍。不過人所共知佢既花言巧語功力根基深厚,完全唔理良心可以為每人度身訂做一套讚美既好說話,同事們當然感到好厭惡,明知佢只係不停用糖衣包裝自己既無料。

 

而係經理們既視角呢,你想唔到,呢個係一個令佢地又愛又恨既可人兒。麻姐,三十二歲,已婚有一子,每日悉心打扮,喜歡全黑裝束配上盤高既髮髻。裝作天真又爛漫既腔調,經常擺出惹人憐愛既表情令高層對佢完全解除威脅。有佢係office,就覺得佢係與眾不同,好似一個會動會識得俾討好反應既得意公仔。而且佢好social,做天文台收風一流,對於管理層黎講的確係一個好重要既輔助。

 

係六年期間,工作方面充其量只能計做零點五個人手,返工為扮工,留意住新黎既妹妹收為己用,壯大姊妹團,佢好聰明知道拖得愈多同事落水跟佢做懶精係好緊要,如果只得佢一個工作表現特別遜色,被勸退既風險就會增加。而對住佢既直屬男上司,當然更加落足嘴頭用嬌嗲既聲音苦訴經常有其他經理俾額外既工作佢負責,令佢好忙,真真假假,無人知。三年前,佢既上司已提議佢去考升職位,不過以佢唔等錢洗,又不求title既諗法,升左職反而令佢擔心要跟新老闆,要重新討好一個人未必係好似之前咁順利,所以佢好堅定講左自己唔會選擇升職,留係原位就足夠。又係咪因為出乎意料既一句,令管理層對佢產生憐愛?

 

三年後,同事們又收到風,有經理直頭同麻姐講:「你認真多少少工作﹐考慮下報果個空缺啦!」此言一出,同事們又激到頭頂出曬煙。今次呢個個Assistant Manager位喎,一個連初級文員既工作都做唔好既人,憑咩越級挑戰?幾位有志之士無被blessing,點解實幹既人反而不被受寵?麻姐可能都十五十六,難得維持左一星期,每日加班三十分鐘,做樣俾經理們睇。好可惜,到左下一個星期一,突然Sick Leave要抖一抖。

 

最後有無成事,仲未有結果。但麻姐得到blessing,其實源於清楚經理們想要個點既人輔助佢地,如果呢班經理係實幹型,麻姐一早無運行。佢成功在捉到佢地心理,係一班同事中佢係唯一一個會周圍social係各部門收到風,唔介意其他努力工作既同事既目光,所以先可以無視規矩打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