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頭草》

無立場既人,似乎係事無大小都被「公審」既社會入面生活得最從容,此類人非「牆頭草」莫屬。只要知道邊一方面較人多勢眾,自自然就跟風附係旁邊,至少感覺企係安全島上,唔企圖硬碰就唔會有受傷既機會。

 

職場初哥未諸世界險惡,會全力咬牙切齒去針對牆頭草,佢地完全無主見之餘,仲懶理其他同事會唔會受影響,明哲保身最緊要。要新一代係牆頭草帶領下工作,又點會服?明知跟得佢地事業上都無咩運行,左右不是人,正常既老闆都唔敢予以重任。心水清呢班人只能用黎收風和必要時俾少少甜頭佢地就會盲撐老闆,佢地唯一大派用場,而其他同事做唔到既位就係充當醜人角色去搬弄是非,散播公司競爭對手既謠言。食得鹹魚抵得渴,靠擦鞋埋堆就只有承受晒呢啲醜陋既柯打,所以認真既project就點都唔會過佢地手,有任何牽連。

 

其實牆頭草大部分唔係天生就喜歡做人圓滑,或者擅於講大話,但最後選擇係人前做個無腰骨既真小人。

 

曾經何時,佢地都一定係做過有抱負,腳踏實地既小薯仔,唔知由幾時開始,被打壓得不似人形,忍受到某一刻黎個絕地大反撲。但呢個大反撲over左,over到番唔到轉頭,欺騙埋自己既理性,變成左新既人格。好多時,佢地做左咁多年人,心入面有個譜,知道係職場上正當完美既路軌應該要點行。不過佢地好怯,怯於變回年幼無知的狀態,光明正大咁向目標行去,但會出現太多嫉妒既壞人去誣陷,最後咩都得唔到。

 

所以,不如,自己成為埋其中一份子,隨時偷偷出手搞下小動作,做下毒瘤又唔洗負責任,幾過癮。恃住自己做得耐,無咩嚴重過失公司就無理由炒左佢。要做牆頭草都要夠頑強堅持,先可以將負能量發揮到極致。

 

圖片轉自:brightsid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