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咩理由要走,心態都唔可以輸》

要走啦,做左足足三年時間,我有無選擇錯誤?想當年,真係好需要勇氣先決定結束我人生中做得最長既工,望著自己每日工作既坐位,擺滿一棟棟熟悉名字既P File係枱面、腳邊,又貼滿黎自唔同可愛同事仔送既小手工小擺設,甚至係打氣既memo紙係電腦屏幕旁邊,隱隱有一陣悲哀感覺。客觀啲黎講,人工比出面公司係較高,啲job duties雖然量多但係可以一條龍做晒成個recruitment exercise兼服侍成個部門既HR事項,催逼你不得不比人學得快做得有效率,teammate可能都因為年紀比我大,好照顧我仲好玩得,間唔中聚埋一齊講下阿頭是非,苦中作樂等心理平衡啲。

咩理由要走,大家心知肚明。係小薯未儲到大把年資之前,心入面依然認為前途最為重要。由於我係全team最低職位個位,所有苦力、跑腿既工作由我一手包辦,都唔緊要,起碼俾我知道有機會向上發展既話咁係覺得值得!不過答案係:唔係,由我入職初期,阿頭已經明示我係兩至三年既過客,講到咁白,自己都一早有定心理準備做完呢份約就要搵新工。我發現,原來未做夠一年,已經好想逃離佢既魔掌。不過,係大公司做,唔多唔少有一種自我既虛榮感,情況就好似係中環既buiding定係長沙灣工業大廈返工一樣。而且比起舊公司,選擇過黎時,職銜上的確係升職,為左份CV好睇啲,點可以勉強頂一年就走?

係呢三年既日子,情緒係好影響到到自己既生活,呢個係我覺得不得不離開既理由。由第一次做appraisal 開始,不安同憤怒係工作時候一直伴隨,好深刻地感覺得每日既糾結。每次乖乖聽柯打做事,又可以話你OT唔夠多,咁岩行開去個toilet,都可以入你數話想搵我幫手時偏偏唔係度。因為佢要壓制住我已經做得好好既呢個念頭,要不停「提醒」我要進步,要隨傳隨到,email要極速draft到俾佢send出街,文件上一個宇都唔容許出錯。被逼迫左咁長時間,每日被刻意discouraged,唔小心打錯一個字會狠狠被笑住串,突然有一日開始,一返工就自動進入左一個零感覺既mode,無笑容無心機,做錯左罵我我已經唔會再記幾日,只係做完手頭上既野等放工。

身邊既senior當然好快發覺我呢種狀態,放工時嘗試打電話同我傾訴,只係我職業病一聽電話就識笑住講野。不過我知道係佢地既關心將我再次帶回現實,男朋友講過佢好唔明白,覺得我唔係未捱過苦,點解今次會自己過到唔呢關?我心入面係知既,話晒係公營機構做,自己曾經好期待係呢份工上面有穩定既前途發展,點知可以因為一個變態既上司,就完全毀滅你既希望,我唔想即刻quit,要繼續捱繼續面對既同時搵出路,日日抱住呢種好差既心情,我知道就快去到崩潰邊緣。

到離開前既一年,我相信阿頭都感覺到我既轉變,工作上我依然做足,只係把口唔再咁密實。佢最興行埋黎同我講「你所有野都做錯晒」、「放假要有事先放得架」、「urgent啊做左佢先!轉頭要!」,真係一聽就著左,先推再卸,我已忍唔住即時表達自己既意見,唔會再默默唔甘心然後俾人踩多兩腳,唔去改變既話我真係怕有情緒病。反正如佢所講,我只係過客,加上佢咁自私既性格,我又何須太理會佢既感受?自己做HR,難道唔清楚佢寫花我份appraisal已經破壞左我係呢間機構升職去其他部門既機會?人人都知佢咁殘忍對我,我繼續做縮頭烏龜只會正中佢既下懷,必要時反抗唔make sense既add hoc工作同埋澄清佢「抹黑」我既說話,雖然我而家只係一粒唔顯眼既小薯,但係我點都要保護自己作為一個勤奮打工仔既尊嚴!到我走既last day,經理都主動出面叫阿頭唔好再俾野我做,唔該佢自己跟番啦。我依然記得,到最後,佢個雙敢怒不敢言既眼神,又要係眾人面前對我堆砌住笑容既樣子。